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肠道溃疡症状 >> 正文

男子因妻出走拔儿子四片指甲与志愿者冲突被拘

日期:2018-7-2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男子因妻出走拔儿子四片指甲 与志愿者冲突被拘

备受关注的“3岁男童小吕被父亲拔掉4片指甲”一事又有新进展。24日,小吕爸爸吕某被南海警方拘留,小吕再次被送往福利院。

这是半个月内,吕家父子第二次有此遭遇。8月10日,在佛山汽车站北公交车站附近,从海丰来佛山寻妻的吕某,疑因妻子离家出走,将亲生儿子4片指甲拔掉,并多次虐打儿子。事发后,警方对吕某进行七天行政拘留。小吕被送往福利院。

18日,吕某在行政拘留七天期满后释放,写下书面承诺书,承诺会照顾好小吕和不再喝酒。19日下午,吕某在民警陪同下接走了小吕。22日,“小希望之家”发起人陈岚从上海赶到佛山,随身携带“放弃抚养权协议书”,坚持要将孩子从父亲吕某身边带走,引发监护权剥夺程序的争议。23日晚,吕某与志愿者陈岚、董某发生争执,小吕爸爸用玻璃杯砸伤陈岚头部,导致陈岚住院,并推倒董某,致其腰部扭伤。24日,吕某因“殴打他人,致其中一人轻微伤”被南海警方行政拘留。小吕则再次被送往福利院。

志愿者紧跟父子“有很多拉扯”

8月22日晚,在汾江路鸿运汽车站对开的一条天桥上,志愿者找到了小吕父子,他们正席地而睡。22日下午专门从上海飞到佛山的陈岚也赶到现场,讨论帮助小吕相关事宜。

陈岚是关注受虐儿童的民间组织“小希望之家”的发起人。公开资料显示,“小希望之家”成立于2013年8月,是一个保护中国受虐儿童的民间组织。公开资料显示,“小希望之家”致力于推动儿童权利保护立法,援助受虐儿童和妇女,并对个体及家庭进行救助。在陈岚的微博上,其认证身份是“作家陈岚”,其置顶微博显示,她正在对其新书《小希望》进行推广。

一位在场人士回忆起当晚在天桥上的情形,“陈岚一路跟着两父子,双方有很多拉扯,小吕父亲的衣服、包裹都被弄掉了,连手机也不见了。”

据悉,佛山本地社工组织南海启创、佛山红星、南海心海榕等社工中心均表示,会继续关注事态发展。8月23日,南海启创还派医生前往检查小吕的伤情,发现伤口愈合得很好。另一方面,由于有人反映小吕父亲脚上有伤未痊愈,医生也前去看望了孩子父亲。医生表示,小吕父亲神智比较清醒,比较坚持自己带孩子。

8月24日,禅城区政府相关负责人透露,该事件已引起重视,目前,已牵头民政、妇联等部门协调跟进此事。关于发生类似事件后孩子的监护权问题,法律尚未完善。而目前最关键的就是,对于事件中的父亲是否具备监护能力,是否真的需要剥掉他对孩子的监护权,并没有权威的依据可以给出明确答案。

民政和妇联已协调跟进此事

禅城区妇联相关负责人透露,目前小吕在福利院,很安全,请公众不必担心。该负责人表示,区妇联目前能做的就是与小吕父子的原籍地妇联部门进行协调,要保证孩子的安置是安全的。“虽然此事的事发地在禅城,但是,小吕父子俩的原籍是外地,所以,可用适用的政策不多。”该负责人表示,妇联也曾试图对小吕进行心理辅导,但是孩子太小,无法进行。“我们将与其他各部门持续跟进,并努力寻找帮助孩子的办法。”该负责人说,“最好还是能有亲属抚养”。

禅城公安机关也表示,对该事件会始终保持关注。

■争议

志愿者是否有权把父子强行分离?

因伤害孩子,吕某被禅城公安机关处以七天行政拘留处罚。行政拘留期满释放后,他写下了书面承诺书,承诺会照顾好小孩和不再喝酒,并于8月19日下午到医院把小吕接走。

对此,很多市民、网友都表示接受不了,“怎么会让这种爸爸把孩子领走?太不负责了。”“喝了酒哪里记得悔过书?”“应该关他几年,怎么一下就放了呢?”……质疑声一片。

陈岚与吕某冲突的最重要原因正是小吕的监护权问题。“陈岚希望把孩子从他身边带走,但他父亲不肯。”知情者表示。

8月23日凌晨,陈岚在其所住的酒店给父子俩开好房间。在两父子安顿好后,小吕父亲曾借用红星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总干事关舒骏同事的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第二天想回去。但当天晚上,陈岚方面组织的“爱心妈妈”们轮流守着父子俩。一名自称是陈岚助理的人士在电话中告诉记者,“她们之所以找人看着,是怕他再次伤害孩子。”

“爱心妈妈团说带小孩玩、给小孩买糖吃,然后,将小吕从爸爸身边带走。小吕爸爸去敲几次门也不开。”一位知情者说,“爱心妈妈的初衷是好的,一切为了孩子好,但是,做法太激进,没有照顾到作为父亲的感受。”

8月23日,陈岚微博上有志愿者发消息称:“求男士志愿者守夜护卫。”

■律师

行政机构不主导 民间力量难作为

“作为一个有过严重伤害行为且精神异常的人,(吕某)不适合继续充当监护人角色。此事必须经由警方介入。”陈岚说,“应该优先保护儿童的利益。”

红星社会工作服务中心总干事关舒骏表示,陈岚试图带走小吕,并随身携带“放弃抚养权协议书”的行为让人难以理解。

“即使父亲被剥夺监护权,按照我国法律,也该由小吕的母亲或者当地的福利机构来接管。”关舒骏说,跟过往处理的家暴案件不同,小吕对爸爸并不恐惧,反而有说有笑,还挺亲密的。

广东省律师协会未成年人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郑子殷律师说,此事无论结果如何,都反映出没有专门保护未成年人权益的行政机构的诟病。这导致未成年人权益被侵害时,民间力量无法联动和介入。

“很显然公安机关是负责刑事和行政处罚范畴的。”郑子殷说,“该案中,小朋友是轻微伤。轻微伤是刑事自诉案件,两个法定监护人中,父亲是致害人,母亲不愿意履行监护权。公安机关只有在让父亲写下保证书的情况下,放人以及将小哪家医院治疗癫痫较好孩交还给父亲。”

他表示,如果有专门保护未成年人的行政机关,那么本案的处理应该是:第一步,由该行政机关先行指定社会福利部门,暂行照顾小朋友。第二步,为小朋友指派法援律师,依法行使刑事自诉权利。第三步,让有关机构进行评估,判断其父亲是否还适合继续监护,如不适合,则应当代小朋友,向法院提起变更监护权的诉讼。“以上所说的方式全部是国家公权力的行为,在没有公权力授权的情况下民间力量无从介入,也没有任何的行政机构有义务配合的。”

■声音

我不需要作秀

陈岚:

有人质疑,陈岚是在“作秀”。面对如此质疑,陈岚情绪很激动,她说,试想谁会凌晨满大街追一个危险男人,“我不需要作秀!”

陈岚希望能带小吕离开,她确信能为其创造安全的生活环境,但作为一家社会组织负责人,她又觉得无能为力,“这件事情只能依赖公权力,比如警方,我个人无权那样做。”

期待介入引导

不理智的志愿者

关舒骏:

关舒骏表示,志愿者用所谓的“公益心”来隔离父子的行为,应当引发社会大众思考,通过此事,激发政府出手,委托专业社工机构。期望介入引导不理智的志愿者和介入帮助父亲、孩子维权。

8月10日

吕某从海丰来佛山寻妻未果,醉酒后拔掉3岁儿子小吕双手的中指和无名指共四个北京军海脑病医院癫病在那里手指指甲。

吕某被禅城警方行政拘留七天,小吕被送往佛山市儿童福利院照顾。

8月11日

8月16日

小吕母亲现身,称怕吕某报复,不敢带走小吕。

吕某行政拘期满释放。并于次日下午郑州军海脑科医院咋样吗从医院接走小吕。

8月18日

关注受虐儿童的民间组织“小希望之家”的发起人陈岚从上海赶到佛山。

8月22日

志愿者在鸿运汽车站天桥发现小吕父子俩。

8月22日深夜

吕某终于同意接受志愿者的帮助,父子俩被安排到酒店入住。

8月23日

吕某与陈岚商谈小吕安置问题发生冲突致其入院。吕某被南海警方控制,小吕被送往福利院。

8月23日晚

张掖专业癫痫医院

南海警方对吕某行政拘留十天,并处罚款500元。

(统筹:夏小荔 采写:夏小荔 蓝志凌 周秦 李晓莉)

友情链接:

意懒心灰网 | 肠道溃疡症状 | 圆的周长教学实录 | 政治理论学习总结 | 监事会会议记录 | 石家庄快递员招聘 | 番客网上超市